更多精彩
  1. 经典美文
  2. 情感天地
  3. 心情随笔
  4. 爱情美文
  5. 伤感日志
  6. 励志文章
  7. 经典语录
  8. 伤感故事
  9. 感人故事
  10. 人生哲理
  11. 非主流文章
  12. 经典语句
  13. 发表文章

尘缘录

时间:2017-11-23来源:作者:清月无尘阅读:960
尘缘录
第一章:散落天涯
微信号:2368213100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痴儿女”。一个清扬的声音随着穆风传入到他的耳中,仿佛又重新唤醒了他尘封的记忆。他正在打理花草,听到这句黯然销魂的离别之词,一时愣了一会。斯人动中怀,顷刻缅然所怀…….“无尘哥哥,这首元好问的词你喜欢吗?生离死别的痛苦到底有多深?”一个清软的声音打断了无尘的思绪,好像自己从一个遥远的过去立刻回到了现实。无尘强颜欢露出一丝笑容,在他眼里妹妹永远这样单纯无瑕,每当面对妹妹的一些古怪的问题,他是又感到惊奇,又觉得新颖。“清婉在读《雁丘词》呢?”“是呀!”一个俏皮的声音接踵而至。他不想外人无形中碰他的暗伤,因为他不想再回想起什么。无尘不愿意回答离别的痛苦有多深,他曾经被伤得体无完肤,以为日居月诸,他的那道伤痕可以渐渐愈合。不是不愿面对这一不得不面对现实,只是太痛了。无尘不愿纠缠这一问题,随即放下手上的剪刀,故意为难妹妹道:“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元好问的词确实凄婉,但你不会只会这首词吧。”“谁说的?我还会很多了,不信我讲给你听。”清婉不服气,好像要向全世界证明自己,不愿被任何人怀疑。“好啊,那我这个山野村夫就洗耳恭听喽!斗胆向清婉大才女赐教喽!”无尘戏谑道,满脸堆欢。清婉清了一下嗓音,“咳咳,听好了!清夜无尘,月色如银。酒斟时,须满十分。”清婉一遍吟诵着一边做着手势,似乎整个世界都是她的。站在一旁的无尘凝神地听着,仿佛自己也被妹妹从冰冷的世界里带到了春暖花开的桃源。令无尘动容的不是清婉吟诵的这首《行香子》,而是她的一片冰心。无尘感到非常欣慰,一方面是妹妹对诗词的热爱,另一方面是妹妹的无邪。“妙哉!妙哉!东坡的气魄被你这个丫头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了。”“那是!”清婉的得意笑容还是难以克制,在哥哥面前妹妹始终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真是感受。话锋一转,清婉将矛头对准了无尘,“不过咱们的无尘公子哥这段日子倒是反常,都没见过你看书了,更别谈写诗了。”清婉露出了一丝邪魅的笑容,仿佛透露着一丝挑衅。一点也不给无尘还口的机会,她添油加醋道:”咱们的公子哥毕竟以前写的诗还被刊登过,那是何等风流。现在倒是省事啊,诗也懒得写,连话都懒得说一句了。整天跟闷葫芦似的,不像你的格调啊!”今天天气不错,有兴趣去佛门圣地走走吗?”没等清婉说完,无尘立马打断了她的话。无尘还是懂点女人的心思的,他知道妹妹会渐渐谈到那个他不愿再回忆的人。“哟,红尘看破了,寄身佛门呐!”说罢便咯咯地笑起来了。“你这鬼丫头,还不快去准备一下。”“Yes ,Sir”……各自去忙了一番,暂且不提。
  “我觉得还是用一种既经济又环保的方式出行比较好”无尘建议道,等待着清婉的回复。清婉的眼睛灵动地转了几下,其神月射寒江,并说道:“当然公汽最后呀!既经济又实惠。”“嗯!就听你的”无尘赞成道。商量罢,二人朝着公汽站走去。“没错,二路站就在这了”清婉笑语盈盈。二路站,曾无数次出现在无尘的梦境里,终究还是难以抹去。正如无尘曾经的想法一样,坐不倦的二路车,去不厌的图书馆,以及一些不愿回想起的琐事。无尘内心五谷杂陈,一时百感交集,表情显得幽远茫昧。清婉似乎感觉到了空气有一丝凝固,她见到无尘心事重重不知所云,也想不出一种良策去转移无尘的心思。是啊,二路车的故事清婉是不知道,况且无尘也从未提及到这一敏感的话题。虽然很少陪哥哥去古刹,可是每一次坐二路车的时候气氛总感觉冰泉冷涩了一样,难以流通。女孩的心思总是比较细密,她只是内心隐隐觉得其中肯定有什么原委。自从上个月无尘回来后清婉就一直感觉不对劲,更何况无尘与之前的那个阳光的他截然不同,判若云泥。她发现无尘每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有时候透过窗台望着窗外,神思缥缈,眸子里黯然无光。每当问及缘故时,无尘总是避开不答,这让她非常无趣。
  “哥,身上有零钱吗?还有你背包里面带的水够吗?”清婉故意打断无尘的思路,担心他想太多会影响今天的心情,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无尘好像不愿从遐思中走出来,但是自己又不得不被拽出来。他呆滞了一会,顷刻回过神来,冰层解冻一般。略有所思道:“我身上还有十元的零钱,公汽往返的钱应该是够的。至于水,我只带了两瓶,应该够了吧!”“是啊!某些人好像一直不怎么喝水,两瓶都算多了呢!”清婉有意戏谑道。无尘微微一笑,对妹妹的嬉笑怒骂都习惯了,也非常喜欢,这才是她的本性嘛!无尘又将目光锁向前方,只看到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其实自己一心想要避开这个喧嚣的尘世,不是自己脱俗,只是错综复杂的关系和太多琐事让自己喘不过气来。只可恨自己不能虚舟逸轻棹,纵浪大化中。嘈杂的汽笛声让无尘有些心烦意乱。无尘眉宇深锁,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又恢复到了原态,一切就像云淡风轻一样,无尘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虽然又荒唐又可笑。
  须臾,一个绿色的公共汽车出现在他的眼界,无尘眸子里一亮,翘首远看那个车上面红色的阿拉伯数字,就像当初一样盼望期待,只是过去的岁月似惊鸿略影。公交车越来越近,车上面的红色的数字愈发清晰了。是2路车,无尘的内心就像清风吹过镜面般的湖面,起了一层涟漪,逐渐向远方散去。“车来了”无尘将目光投向了清婉。“哟!还挺快的。”清婉整理了一下衣着和无尘一并上去了。将钱投到纸币箱后,无尘连忙说道:“我们坐最后一排吧!”自己就像命中注定必须坐后面,尽管车上人很少,前面的空座很多。无尘迅速坐到了后排靠右窗的位置,清婉坐在旁边。无尘习惯地望向窗外,清婉掏出了手机看着朋友圈。汽车开动了,无尘一门心思只在窗外,无暇顾及清婉。窗外流动的风景,变化的人流在无尘眼里就像是戏剧一般,一场戏的结束意味着另一场戏的开始。记忆又何尝不是流动的风景,生命就是一场轮回何曾有过丝毫的停歇?只是当初坐在清婉位置上的人是无尘,而靠在窗边的不是自己。物是人非啊,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只是这场梦太长了,无尘好像不愿意醒过来却不得不醒过来。在华胥境中,无尘经历了人生五味,可最后依然以悲恨终结。无尘冷笑了一下,表情又瞬间凝固了,“哼,结局已然如此,过程就没那么重要了,最后还是难以逃出这场浩劫,这个该死的恶性循环。”曾经以为自己能改变一切,现实与他的理想国总是南辕北辙。真不知道自己当初的那份自信从何而来,认为自己能够挽留一切,能够打动一切,殊不知人心叵测,自己的那份所谓的自信终归空无,受到了严重的碰壁。“哈哈哈!哥,你看,这幅图真逗。”清婉的天真的笑声像磁铁一般将无尘吸引过来了。无尘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是吗?”清婉的满腔的乐趣被无尘的冷漠泼了一瓢冷水。“我真是自找无趣,在公交站台的时候心事重重,在这里依然如此。你到底是怎么呢?出来玩还要想这么多干什么?有什么用呢,能改变什么吗?从你一回来我就觉得奇怪,整天像在水深火热中一样。我告诉你啊,出来玩是你主动提出来的,我可没逼你啊!”清婉的安慰中夹杂着一种无奈与一丝,每当看见无尘一脸漠然,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她的世界是春暖花开的,何其明媚。自己虽然以乐天派自居,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尘沉沦在不见天日的深渊中。“请各位旅客朋友们请注意,下一站玉泉路口,请下车的旅客们提前按铃。”公交车的播音将二人从各自的彷徨中拉了出来。清婉索性不想太多,信口说道:“哥,要下车了!”玉泉路口到了,无尘缓慢地起身,而清婉早就下车了,无尘走到车门那里的时候回首看了一下窗旁的座位,脑海中似乎浮现着很多东西,自己却必须割舍。“再见!”无尘在心中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声,脸上浮现了一丝轻笑,或许很留恋,或许是自己跟过去的一个告别。有些事是再见,而有些人是再也不见。
  “我说清婉啊,你走这么快干什么?”无尘不解道。“哟!是我快了呢,还是某人的脚像被黏住了一样,身体像被定住了一样。”清婉有意埋怨道,摆着一副正经的面孔。面对清婉无意的责备,无尘只能轻笑一下。走到了路口,无尘说道:“我们必须租一辆车去寺庙了。清婉,你晕车吗?”清婉把头往上面一扬,假装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不屑道:“本姑娘从不晕车,体质好得很,不像一些大家闺秀,一些天生牡丹富贵命的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一样。”清婉似乎对那些所谓的大家闺秀有偏见一样。“好了,该上车了”无尘打断道,他知道妹妹的性格。随后,小汽车启程了,无尘是非常享受坐车的,眼睛好奇地看着窗外流动的世界。只见风物清闲,于今天的天气澄和非常搭调。无尘心中默念道:“三月的帷幕未接,我哒哒的马蹄声是美丽的错误。当你途径我的盛放,请不要停留。”人生天地间,尽管大均万理森著,谁又不是过客呢?唯独不会变的是四季轮回,无尘希望赏遍姹紫嫣红,看莺飞乱舞。这时候,清婉按捺不住了,她一直没敢言的疑问终于要迸发出来了,仿佛冰层要解冻了一样。清婉打算用笑容开启之间的话题,尽管内心非常纠结,时刻彷徨,但她的好奇心还是驱使她向前迈出了一步。清婉轻轻地拍了一下无尘的肩膀,无尘慢慢回过神来勉强地笑道:“怎么了?”笑容太短暂,似浮光掠影一般,又像是昙花一现。清婉还是鼓足了勇气,果断地开口道“你请假了几天?学校的工作怎么办?”无尘缓缓地笑了一下,说道:“我已经向校长解释原因了,班上也有代课老师,在走之前我都和他商量好了。”清婉不知道怎么渐渐地引入主题,信口说了一句:“那就好,我瞎操心了。”无尘做事一向有始有终的,他不希望任何人替他操心,回道:‘’不然你以为呢?‘’清婉无暇顾及那么多了,野马脱缰一样,一往无前,“她呢?”“谁?”无尘不解道,内心有一丝隐忧,虽然他隐约地猜着她是谁?大概3个月了,三个月没人在他面前提及她,无尘本以为自己非常从容,似乎一切都能放下,哪知道一切随缘有时候是那么空无。无尘又把目光定格在窗外,仿佛自己穿梭到了以前。路途有些邈远,小车穿行在羊肠小道上,在无尘眼里饶有一番情趣。他一往常的心态希望路途再长一点,永远没有终止。清婉见他愣住出神了,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话只说一半不是她的性格,欲言欲止这是非常难受的。她顾及不了无尘的心情了,揭开他的谜团或许对无尘而言是个解脱,至少他能坦然一些了,能够面对与接收,无论他经历了什么。“沁芳姐呢?她不是一直跟在你身后的嘛,怎么没见她和你一块回来。”“额…….”无尘有些惊愕,没想到这么直接,自己感到有点猝不及防。自己不忍回答,但面对妹妹的质疑,一次又一次地逃避也不是办法,这样下去是没有终结的,自己只会更加痛苦无奈。清婉今天捅破了这层纸,真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继续低沉下去。这几个月来,他内心承受的太多了,自己仿佛突然间薄弱下来了,积蓄在心中难言的痛楚太多了,自己真不知道该从何处说起。无尘不得不开口,索性说了一句:“怎么突然想起问这?”无尘有意止住这个敏感的话题,这场游戏伤他绰绰有余。清婉瞧出端倪出来,顺着说下去:“她不是之前总跟在你身后吗,怎么都摆脱不了,您公子哥回来了,她呢?”清婉刻意戏谑道。“车上有点闷,师傅,快到了吗?”无尘将注意力转向司机。司机满脸堆笑道:“快了,前面转个弯就到了。”无尘缓了一口气,终于要到了。是啊,再漫长的路也有个尽头,再动人的故事也有结束的时候。清婉又岂能善罢甘休,柳眉深蹙道:“你还是老实交代吧,沁芳姐呢?你们最近什么情况啊,别逼我严刑拷问。”“嘀嘀”汽笛声响起,司机吆喝道:“先生,小姐,玉泉寺到了,该下车了。”无尘仿佛得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立刻起身道:”谢谢师傅了,清婉,咱们该下车了。‘’司机和蔼地笑道:“今天人少,除了特别节日外,这里是格外冷清的。”“人少才好,要的就是今天这种效果。”无尘不以为然,笑着回头就像入口方向走去。
  “喂!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清婉穷追不舍,一路跟到了入口处。入口外别有洞天,以下见大,只见青林冠岩列,满眼郁郁青青。无尘的脚步渐渐缓慢了,走到台阶时抬头看了一下“玉泉寺”三个似曾相识的字眼,眉头深锁,眼神涵溶。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最左边的那个入口,时光似乎停滞了,过去的某个镜头快速闪过他的脑海里。“沁芳,你站在那个入口处,我以你身后的青山为背景给你照张相。”“哈哈!你给我照,那你呢?”在这一瞬间,他听见了往昔的声音。只是现在青山依旧,而昔日的欢笑早已沉寂。“嘿嘿!干什么了你,呆呆地站在这干什么啊,怎么不走啊?”清婉见他百感交集的样子,知道他又善怀了,随即打断了他的思绪。无尘沉重地轻笑了一下,好久不见啊.。。。。。接着,二人走进去了。望云识旧鸟,曲径晓深山。又回来了,无尘没走一步就环顾一下四周,没走一步就唤醒一个曾经的故事。曾自信地以为往事早已经尘封,可这里弥漫的过去的气息,时隔那么久,依然那么浓烈。无尘在内心深叹道:”旧游如梦断人肠。”“我说照你这么走下去,咱们今天就在原地逗留了。”无尘似乎没听见清婉的刻意埋怨,信口说道:“归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前期?”“啥啊?什么归云前期。”清婉有点云里雾里,满腹不解。无尘灵魂出窍又回来了,连忙辩解道:“没什么,我胡言乱语罢了。”“完了,你是不是中魔怔了?”清婉想逗无尘欢笑,随便开了一个玩笑。是啊,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自从那天分别后就一直萎靡低沉,的确中了魔怔。率路前行,只见绿水浮现在眼前,水上矗立着一座亭台。无尘顿足,回首向清婉乞求道:“我们去那座亭子下坐会吧。”“也行,反正我的脚也有些酸了。”无尘满意地轻笑了一笑,便几部向亭子走去,只听清婉在后面喊道:“喂!你别那么激动啊,慢点不行啊?”无尘走近,见到了柱子两边的楹联,便沉吟道:”流水合绿树,行云绕青山。”后面清婉也赶来了。二人随意坐下来了。无尘靠在柱子上眼睛深闭,慢慢张开,旧情塞渊,微笑道:“这里还是那么让人留恋啊,还是当初的味道。”清婉不以为然道:“怎么,无尘公子又善怀了。”无尘轻描淡写道:”谈不上善怀,只是看到了过去的影子。”“哇!难怪,这里原来是有故事的啊,和谁啊?不会是沁芳姐吧?”清婉明知故问,想以一种戏谑又无知的口吻调动氛围。“哈哈哈!你满肚子的鬼点子,鬼精的,下次改名叫你魑魅魍魉得了。”无尘的开怀大笑还是难以掩盖他的内心,难以掩饰那段故事,与其说是恐慌,不如说是心虚。“我都说地口沫横飞了,你还是不肯说你与沁芳姐之间是怎么了,我说你至于吗?清婉不耐烦,情绪有些偏激。很快她发现自己情绪失控,便无奈地说道:“哥,你若不把我当外人就跟我讲讲吧,我又不会想别人提起。”每当听到“沁芳”,他的内心就一抖动。其实早就结束了,只是自己一直不敢面对结果,也好,何不今天敞开心扉,揭开伤疤让自己彻底地痛一次呢?总比每夜辗转难眠,每天靠做梦过日子强。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无尘稍微释怀了。缓了一口气,便低声地说道:“她走了,我和她已经。。。。。”其实他明白她早已不是他生命中的人,只是一直无从开口。“额。。。。。。”清婉有些惊愕,虽然之前也预想过这个结果,这不过立刻就打住了,她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瞎想,可是当现在真正面对无尘的回答时,自己反而有点不知所云。“归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前期?”无尘又深沉地重复道。随即,又把眼光投向了亭子旁的水上的石柱上,那一个紧接着一个陈列的石柱通向了彼岸,而自己却独上兰舟,在水雾弥漫的无垠湖面上泛游,却不知道何处是彼岸?何时能止息,何时不再淹留。。。。。。。
分享到:
猜你喜欢
  1. 【推】他时夜雨独伤神
  2. 【推】尘缘录
  3. 【推】临江仙
  4. 【推】让我们相识在梦里吧!
  5. 【推】三峡人家
  1. 下一篇:他时夜雨独伤神
  2. 上一篇:相信未来
最新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匿名

栏目导航

  1. 弹指江湖
  2. 爱情小说
  3. 故事新编
  4. 青春校园
  5. 百味人生
  6. 都市言情

推荐阅读

  1. 只因情深,奈何缘浅
  2. 她姓夏二十八
  3. 她姓夏二十七
  4. 她姓夏二十六
  5. 在时光深处重逢
  6. 海棠不惜胭脂色
  7. 奏了锦瑟,思了华年
  8. 那年那玫瑰
  9. 来不及说我爱你
  10. 至此天涯,岁月已晚

热门阅读

  1. 飘离
  2. 如果注定要一个人走
  3. 路过秋天,路过你
  4. 生命,因芬芳而美丽
  5. 不亏待每一份热情,不讨好任何的冷漠
  6. 做一个内心明朗的人
  7. 我可以抱你一下吗
  8. 时间很贵,不要浪费
  9. 青春不仅是一段时光,更是一种信仰
  10. 摒弃忧伤,让快乐前行

最新发布

  1. 翎慕白晓君
  2. 情敌血案
  3. 都是戒指惹的祸
  4. 我们的故事
  5. 尘缘录
  6. 青州梦
  7. 干瘦乔木
  8. 血色玫瑰
  9. 如果最后是你,一切真的不晚(完结篇)
  10. 如果最后是你,一切真的不晚(四至六)
钱柜娱乐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