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1. 经典美文
  2. 情感天地
  3. 心情随笔
  4. 爱情美文
  5. 伤感日志
  6. 励志文章
  7. 经典语录
  8. 伤感故事
  9. 感人故事
  10. 人生哲理
  11. 非主流文章
  12. 经典语句
  13. 发表文章
当前位置: 钱柜娱乐777 > 小说 > 百味人生 >

囚犯的女儿

时间:2017-09-26 来源:原创 作者:重来 阅读:9
    1.
  
  一个三岁的孩子都知道,那天是向母亲索要礼物的最佳日子,因为那天是圣诞节
  
  “妈妈,我想要一只芭比娃娃。”
  
  妈妈没吭声。
  
  “妈妈,我要一只芭比娃娃呀!”
  
  孩子急了放大嗓门叫道,妈妈依然不理她。孩子直愣愣地瞧着妈妈,小嘴巴一瘪一瘪,“哇--”的一声终于哭了出来,满肚子的委屈化作泪水喷涌而出,小拳头雨点般砸向妈妈。有时,孩子哭闹和自然界的雷阵雨很相像,起势突然且凶猛,当你正在愁出门忘带雨伞,天已放晴。孩子,还是一个女孩子,这番的“暴风骤雨”很快也过去了,哭着闹着入梦了。坐在床沿的母亲,看着泪水还挂在脸上的女儿,眼眶红湿。
  
  圣诞树上的五彩小灯忽闪忽闪,祝贺人们新年快乐。街上和服翩翩,木屐声“喀哒--喀哒”,空气里弥漫着节日的喜庆。这是一年里最惬意,最美好的时光。亲人团聚,端出乐事,与大家分享。喝啤酒,呷咖啡,品烧烤,食甜点,还有人弹起了吉他,他们在欢声笑语中等待新年钟声的响起。
  
  她像往常一样抱着女儿入睡了。新年钟声什么时候响起,她不在意,任何希翼对她来说都是可遇不可求,对新年不敢有特别的期望,只是在心里默默许个愿,希望女儿快快长大,希望他平安健康
  
  门外传来隐隐约约异样声响,她下床走出房间,见有一条身影从大门晃过。推开门,惊奇地发现台阶上有一堆礼品,它们在月光下熠熠生辉,一个披着一件红衣的老人已经走向对马路,留给她的是一个单薄羸弱的背影。
  
  “宝贝,我们有芭比娃娃了!”她推醒孩子,摇晃着包装才拆到一半的礼盒,亢奋地劲头如中了彩票大奖,全然没有考虑到这样的模样会吓到孩子。
  
  睡眼惺忪的小女孩打量着眼前的芭比娃娃,眼神在慢慢发亮。
  
  “啊,芭比娃娃。”她终于认出了妈妈手里的那个玩具,“我有芭比娃娃啦!”
  
  屋里灯全开,亮如白昼,小女孩坐在地板上,面对一大堆礼品,白皙的小手捡忙得不亦乐乎,拾起这个,放下那个,恨不得脚都想用上。母亲帮她一一拆开,都是些3-6岁的儿童读物,有动物世界,童话故事,拼图识字。吵着闹着要的芭比娃娃在她手里摆弄了几下,就再也没见她去碰过它,芭比娃娃被冷落在了一旁,她的兴趣即刻转移到了五颜六的书和大小不一的卡片上。
  
  母亲后悔告诉她这是红衣老人送给她的圣诞礼物,因为打这以后,孩子每天吵着要过圣诞节,有时刚安抚完她,一个转身她又想起问红衣老人。
  
  “妈妈,还有几天是圣诞节呀?”
  
  “还有一年。”
  
  “一年是几天呀?”
  
  “一年有365天。”
  
  “365天是哪天呀?”女孩问个没完。
  
  从那年以后,每年圣诞小女孩都会收到许多书,书成了她童年最亲近的朋友,她快乐地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带领小白兔挖胡萝卜,骑着大象巡视森林,狮子老虎在她的管教下也学会了与孩子和睦相处。她还时常把书里的新朋友介绍给妈妈,给妈妈讲关于它们的故事。
  
  时间一晃,当年吵着闹着要妈妈买芭比娃娃的小女孩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花季少女,母亲给她起了一个中国人的名字---田蒲。
  
  2.
  
  列车窗外,草坪、灌木、树冠浸润在柔和晨光里,静谧,详和,层次分明。常青松绿意盎然,红枫艳丽舒展,白桦昂首挺胸,枯枝落叶也成一景;不时掠过的陈旧老屋构成一幅幅秋景中人与大自然和谐共处的田园风光。
  
  这是一列福冈到京都的山阳新干线,在第二节车厢里一对母女依偎而坐。她们赶头班车,去东京出席下午一点举办的日本文学新人奖颁奖礼。
  
  “妈妈,不是说万物萧条于秋季吗?”田蒲远眺窗外,皱着眉头问身旁妈妈。
  
  母亲眺望窗外掠过的景色,双手摩挲着搁在腿上的一只皮包。
  
  “这可不是医师的范畴。萧条也好,绚丽多姿也罢不都是你们作家的造诣吗?”
  
  “作家?”田蒲瞪了一眼妈妈,心想,你就嘲笑讽刺吧,成为一名作家是早晚的事情,你等着瞧!与女儿相依为命十八载,孩子再细微的表情变化都逃不过母亲的眼神。母亲又何尝不知道女儿的拼搏不全为自己,她是想为这个家赢得一根可以炫耀的羽毛,让妈妈不要过得这般憋屈。18岁摘取文学新人奖,这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啊!可是母亲脸上不见喜悦。360行中,女儿偏偏对码字独有情钟,这让做母亲的她百般无奈,她内心深处是多么不情愿女儿涉入这个行业。然而女儿的神态再次告诉她,成为作家是铁定的梦想,不会放弃,这让她忧心忡忡。
  
  母亲支出宽硕的肩膀,把女儿的头挪过来。
  
  “我的大明星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别到时累倒了。据说NHK电视台对颁奖还作全程实况转播呢。”
  
  田蒲把头靠向母亲肩膀,妈妈沉重的脸色,使她喜悦的心情顿时凉去半截。常言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可是这句话从未在妈妈身上显灵。记得第一篇小说发表的那天,她才16岁,妈妈抱着她痛哭流涕,田蒲明白那不是喜极而泣的泪水,泪水中包裹得更多的是无限的担忧。田蒲早有察觉母亲心灵深处隐藏着一个秘密,她对文字、小说、作家此类话题十分敏感,田蒲几次试探着想走进母亲的心灵,几次被母亲“终有一天你会明白的”搪塞回来。田蒲真有许多的不明白,最不可思议的是家里竟然没有一张爸爸妈妈和她的三人合影,母亲为何离弃中国来到日本也是她极力想解开的谜。
  
  列车以280公里时速朝东京驶去,窗外出现了高楼大厦,母亲心跳骤然加速,双手紧紧地拽住那只皮包,有种生怕被人抢走包包的恐惧。车厢安静如一。
  
  会场一派忙碌。工作人员正在忙着调试音响、灯光,准备签到席、点心、茶具、咖啡杯,记者争先恐后地抢夺有利地形架设“长枪短炮”。会场布置已见雏形。舞台背景墙上是一块白色大屏幕,上方拉着一条红色横幅,上面印有粗体黑字:第N回日本文学新人奖颁奖仪式。舞台左侧立有一张讲台,中间安置了两个单人沙发和一张圆形茶几。一条硕长的鲜红地毯伸向舞台中央并将会场分为左右两席。再过三个小时,这里将迎来日本文学新人奖史上最年轻的获奖者。
  
  田蒲没有睡,她内心世界一刻没